Ra.jpg 

猶記去年度開始婚神星與靈魂伴侶活動時一整個心虛

"我自己都沒有靈魂伴侶,哪有什麼資格帶大家做這個活動啊?"

但奇乎怪哉的是,

這個活動算是我帶領的活動中壽命最長、招生最快、療癒效率也高的一個。

更妙的是,

現在的伴侶正是看到那次婚神星與靈魂伴侶的活動花絮照片時,

才開始跟我透過網路熱烈地互動的。

回頭拾起行事曆細細一看發現一件更令人拍案叫絕的巧合:

我們開始密切地來往是在五月十四日,

而第二天~五月十五日正是開始上SSR第一堂課的時間!

感覺上似乎是時候channel榮格叔叔聊聊關於"同時性"的問題了……….

 

第一次上課時

Amanda非常正經地叫我們寫下想與SSR共同完成的事項。

由於我正一頭熱地栽進一段戀情,

於是乎本著太陽金星合相在12宮的浪漫阿Q精神寫下了:

與這個人發展出身心靈緊密結合的神聖關係

不能免俗地,

在第一次的Attunement之後,

我也開始進入了被Nana學姊強力祝福與推薦的淨化期~

我還記得她用過來人&家庭主婦的口吻告訴我說:

"小心喔!SSR的淨化期很猛的~~~"

猛?

能有多猛?

我心中暗忖著,

難道還有比家族排列更移山倒海跟做完需要收驚的療癒能量嗎?

乖乖隆的咚!

各位觀眾,

首當其衝被釋放出的深層能量是分離的悲傷

所謂的深層並不是海洋深層水,

而是難過到經過水果店看到西瓜都覺得哀傷啊~


 

時值我正開始與現在的partner交往

我對前世的記憶還算能夠掌握,

相遇之初立刻回憶起彼此在過去世經歷的生離死別:

一次在印度時我是一位男性的貴族,

在對方殷切的盼望之下娶了對方為妻,

不料沒多久我就掛點了~

另一世我成為一位藏族的女性,

在家族長者的安排下不情不願地嫁給一位同族的男性,

隨著四季時序的演進,

我慢慢地感受到自己對丈夫的愛,

不幸卻又因故病逝。

丈夫直至我死去的前一剎那才恍然發現對我的愛有多麼深厚!

儘管在無盡的輪迴之中我們還有其他的故事,

但這兩世的經歷都帶來對方的極度哀慟與我的不捨與罪惡感。

後來的幾個月時間,

為了經營這段特別的關係,

著實耗費了我大部分的能量。

終於在第三次點化前夕,

我們之間像雲霄飛車般的能量波動才漸漸平穩下來。

 

另一個我不曾向別人提過的部分,

是在第一次點化完之後,

我突然覺得應該要盡快把自己所能傳授的部分盡快教給學生,

因為生命無常,

我真的不確定自己能活到何時!

這種說不出的難過,

就像是不知何時生命會劃下句點的父親必須盡快託孤的感覺,

(應該更像是星星知我心裡面由吳靜嫻所飾演的媽媽吧!

 但我還是堅持我的男人本色~)

也因此在FB的相簿中語重心長地寫道:

"這是第一次我帶同一批學生長達將近一年的時間,

 從偉特牌、占星、行星能量療癒以及每次的小活動

 都幫助我累積了相當程度的經驗值去投入下一次的個案與教學,

 謝謝各位同學的支持喔!

 祝福各位遇到更多的老師&同學來開展自己的生命道路~~~

一整個就是遺書的fu…….

 

有些不了解的朋友可能只會把SSR當成是靈氣傳承的一脈分支,

但我在這裡可以鄭重地告訴大家,

雖然中文翻譯的名稱是"古埃及靈氣",

但這股三位一體的療癒能量,

事實上已經超越了我們對一般療癒系統的了解與認識。

我在平時也可以透過超感知力察覺到,

SSR的能量以觀察者的角色在看著我所做的一切,

(莫非祂是變態嗎?

在每一次的點化當中,

尤其是新近被觀音祝福與耳提面命的第四次,

我必須非常認真地去適應與熟悉轉化後的新能量。

因為SSR每次都帶來一些無法預料的新變化!

而我也驚訝地發現,

在短短半年與SSR交流的過程中,

那些我所付出的情感能量感覺上像是反過來回饋到自己的身上,

我越來越能夠給予關愛,

也更能透過不同的方式去傳達這股能量。

SSR讓我在對待自己跟他人的同時,

都多了一些同理心、耐性跟說出來有點讓人難為情的愛。

以往我只會透過側面遠遠的關心別人,

現在我已經漸漸能夠正面地表達出我的內在想要表達的情感了。

對月亮魔羯的我來說,

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

這個在愛中翻轉、淹沒又突然覺醒的過程

讓我對Source of All Love大愛之源有了一些些認識,

也讓我無論是在一個人或跟別人在一起的時候,

都可以提供出更有品質的陪伴。

我越來越了解應當如何看待自己,

什麼是我真正想要的關係,

也越來越能在深淺不同的關係中找到微妙的平衡。

(未完待續)

 

【延伸閱讀】

什麼是SSR?

什麼是Sekhem ?

什麼是Seichim?

什麼是Reiki?

 12月份課程】SSR靈通師培訓班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iamond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